您現在的位置:頭等網 > 文學

芝櫻印象

發布時間:2020-04-17 09:40 來源:原創  作者:畢學文  編輯:王蓓蓓 
摘要 芝櫻,學名為針葉天藍繡球,又名“叢生福祿考”,原產于北美東部,為多年生常綠宿根草本花卉。一場春雨過后,我如約來到文昌湖的芝櫻花海。第一眼我就被這怒放的連片的芝櫻震撼到了。

微信截圖_20200417093854.jpg

我原來是不知道芝櫻的,以為都屬于櫻花的一個品類,只是稱謂上有差別而已。及至前幾年,淄博文昌湖旅游度假區開始大規模種植芝櫻,我才對這種“特別的櫻花”有了初步的認知:芝櫻并非櫻花。說到櫻花,我想,熟悉的人可能會更多一些,現在公園里甚至居住的小區里,普遍都有種植;而各種櫻花的名字也多少都懂得一些了,什么染井吉野、江戶彼岸,什么陽光櫻、山櫻等。每年的四月,是櫻花盛開的季節,漫步在櫻花樹下,任花瓣隨風飄舞,吹落肩頭,粉紅的、潔白的花瓣雨的浪漫,是讓人無法抵抗的。這長在樹上的櫻花,讓人賞心悅目,那“長在地上的櫻花”——芝櫻,又會是一番怎樣的景象呢?             

芝櫻,學名為針葉天藍繡球,又名“叢生福祿考”,原產于北美東部,為多年生常綠宿根草本花卉,因為其花朵盛開時形狀如同櫻花,而莖如矮草,而“芝”就是“草”的意思,匍匐于地生長,故稱為芝櫻。每年的春秋兩季它能開兩次花,且花期很長,故深受人們喜愛。  

去年,我就去文昌湖看過芝櫻,也許對那滿坡的花兒并沒有過多的了解,走馬觀花,也只覺得場面壯觀,并無太深刻的印象。前幾日,朋友又約我去,說是讓我看看今年的芝櫻,和往年有何不同。我想花還是那花,只不過開花的早晚有不同,其它應該并無兩樣吧? 

一場春雨過后,我如約來到文昌湖的芝櫻花海。說真的,第一眼我就被這怒放的連片的芝櫻震撼到了。放眼望去,湖岸整片的山坡都染成了粉紅色、白色和紫色,微風夾著淡淡的花香,映襯著雨后蔚藍的天空,起伏的花海,讓人如夢如幻;芝櫻花一朵朵、一簇簇、一叢叢,如毯似錦,粉得嬌俏、紅得明艷、白得溫潤,微風吹來淡淡的花香,只要輕輕地一嗅,就有沉醉的感覺。朋友說,這片芝櫻花海有210多畝呢,規模之大,即使在省內也都數得上了。

我看到,前來觀賞芝櫻的人絡繹不絕,或許由于它的花語是“希望”的意思,也或許有人把它解讀為“若合你意,我深感幸?!?,這美好的寓意才讓人對芝櫻有了更豐富的想象和更美好的期待。據說曾有一對日本老夫妻,妻子身體不好,丈夫為了她能開心,便在院子里種了好多的芝櫻。真沒想到,芝櫻還有如此美麗的傳說。

暮春時節的芝櫻開得正艷,遠看如云似霞,近看又緊緊扎根地面。忽然,我心里隱隱地掠過一絲內疚,因為此前我竟沒有發現芝櫻的美,直至現在,我才重新對它有了新的認識。你看,它風吹不搖,雨打不落,靜靜地匍匐在地面,迎接著每一位游客或路人;它在蜂蝶起舞中綻放生命的絢爛,在繁花錦簇里感受歲月的靜美。也許單看芝櫻的每一束花,你會覺得它嬌小纖弱,也不夠艷麗,但它們密密地連在一起,成為一大片花的海洋時,芝櫻的氣質和魅力以及內在的蓬勃的活力就全部呈現出來了。在我看來,“人間四月芳菲盡,最美不過芝櫻花”,芝櫻之美,生命之美?。ó厡W文《橡樹灣隨筆》,記于2020年4月16日深夜11時30分)

關鍵詞: 芝櫻花海 文昌湖旅游區

版權聲明

本文僅代表作者觀點,不代表頭等網立場。

如有版權異議,請點擊查看免責聲明